首頁  /  新聞中心  /  專家視角
?

歐陽康:直面高風險未來 強化抗災應變國策

來源:光明日報 時間:2020-08-24 15:59

【 字體:【 打印本頁 】

    防災應變是國家安全的題中應有之義。當社會遭遇各種突發事件,潛在風險轉化為現實危機,國家治理體系應發揮對危機及時發現、及早預警、及時應對的功能,有效化解、轉危為機,保障社會穩定底線,保障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保障經濟社會繼續平穩有序發展。

  “十四五”時期,應將提升防災能力和應對突發事件確立為重要國策,構建強大的防災應變體系,培育強大的防御災害能力。

  將主動防災應變理念提升到確保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創造了經濟長期發展奇跡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跡。今年以來,黨帶領人民取得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決定性成果,展示了我國的制度優勢和治理效能,同時也暴露了我們在防災應急方面的短板和漏洞。

  當前,世界和中國正在發生一種深刻變化:由關注繁榮的發展轉變為更加關注安全的發展。我們必須以安全為基點來考慮社會的穩定、發展和繁榮,不僅把公共衛生安全提升到國家安全和人類安全的戰略高度,也要將主動防災應變理念提升為國家安全觀的重要組成部分。

  加強應對高風險和高度不確定狀態的思想準備和行動自覺

  中華民族歷史上經歷過許多磨難,中華民族發展史就是一部人與自然的抗爭史。在和自然災害作斗爭的過程中,我們深刻意識到,這種斗爭不是跟自然作對,而是順應自然規律,讓人與自然的關系更加和諧。事實上,防災應變的前提是深度認識、尊重并順應自然、社會和人類自身的本質與特點,遵循自然規律、社會規律和人類活動規律。

  首先,就人與自然關系而言,一方面,人類借助現代科學和工程技術力量加強了對自然界的利用和改造;另一方面,人與自然越來越密切地融為一體,從而越來越依賴于自然界。時至今日,人對自然界的不合理利用已經引發了自然界日益強烈的反抗,各種傳統、非傳統的自然災害直接威脅人類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破壞社會穩定與發展。我們要深入研究自然規律,尊重自然、保護自然、順應自然,努力與自然界和諧相處。

  其次,就人的社會生存方式而言,要充分認識現代化進程中的復雜性和多樣性。人類文明進步的過程,是人的能力逐漸提升的過程,也是社會系統變得越來越復雜從而變得更加脆弱的過程。我們生存的城市群是一個有機有序的復雜巨系統,這個復雜巨系統中的任何要素、方面、層次和局部出現問題,都會造成巨大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帶來系統性破壞。因此,我們要對人的生活行為有所規范。

  再次,就世界范圍內的價值分化和智慧博弈而言,更大的風險和更嚴峻的挑戰來自不同個體、群體、種族、民族與國家之間的利益分化與價值對立,以及由此引發的智慧博弈和力量抗衡。

  以上不同方面的風險彼此交錯、相互交織,易于形成風險系統,引發危機風暴。這種危機風暴不僅觸發閾限低,而且往往暴發迅速,瞬間擴張,還往往多發、聯發,造成多種嚴重后果。

  建立強大的防災應變體系,培育強大的抗御災害能力

  確立防災應變體系在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過程中的戰略地位,提高對防災應變的戰略把控力。一個完備的國家治理體系應當是常態性發展保障體系與非常態防災應急體系的有機組合。從當前疫情引發的世界性危機角度和不確定性角度看,尤其需要我們從補短板、強弱項和補漏洞等多方面加強非常態防災應變體系建設,使國家治理體系更加全面、完整和有效。

  努力構建科學合理的防災應變評估體系,提高防災應變的科學決策力。要根據新時代自然、社會和人類一體化發展規律,從確保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社會穩定發展和人類安全健康等方面對自然、社會和人類閾限列出清單,劃出底線,制定標準,增強工程安全系數,提高自然承載力、社會穩定力,提高決策的科學性和可靠性。

  努力構建科學合理有效的防災預警預報體系,提高防災應變的超前預警力。應堅持預防為主的理念,不斷提高對自然、社會和自我的認識能力,創造并運用先進科學技術和信息化手段,拓展和深化對各類災害的預研、預警、預報能力,及時發現“黑天鵝”事件、識別“灰犀牛”事件,探索科學有效的應對途徑和機制,構建起完備的防災應變國家體系。

  努力構建科學有效的救災減災體系,提高防災應變的有效救援力。將防災應變體系嵌入經濟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方面、層次、角落,率先應用高科技和信息化手段,提高遠程化和智能化水平,提高防災應變的級別和層次,提高相關設施建設標準,確保足夠數量和質量的相關設備和物質儲備,夯實防災應變的科學技術和物質資料基礎,使之成為經濟社會運行的內在組成部分。

  建立全面防災應變動員體系,提高全民防災救災的主體性能力。要根據各方面各領域各行業各地域各類別特點,開展與之相應的防災應變教育和經常性演練,加強跨行業、跨領域的協同合作,提高整體性應急動員力,使之成為全體社會成員的最大共識和共同行動能力。

 

  (作者:歐陽康,系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院長、湖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湖北省應急管理與城市安全運行專家組組長。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大數據驅動地方治理現代化綜合研究”〔19ZDA113〕研究成果)